小龙虾火爆的背后:农村个体养殖户的困境与出路

        近两年,小龙虾逐渐火爆,不但被端上了人们日常生活的餐桌,更是强势刷进了微博、朋友圈。近期,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联合全国水产技术推广总站、中国水产学会发布了《中国小龙虾产业发展报告(2018)》。

        报告表明,2017年,中国小龙虾养殖面积突破1000万亩,产量突破100万吨,经济总产值突破2600亿元(不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地区),同比增长83.15%。

        消费的拉动,让小龙虾养殖业逐渐火爆,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我国从事小龙虾生产经营的合作经济组织有近5000个,小龙虾全产业链从业人员约520万人,从事小龙虾养殖的人员有近100万人,从前端的养殖、打捞到经销商、餐饮、包装、品牌化销售,小龙虾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

        小龙虾养殖较为分散,目前全国产量最大的几个省分别是湖北、安徽、湖南、江苏等,而除了少量龙头企业外,大部分小龙虾来自各省中小型养殖户和农村个体养殖户。

小龙虾火爆的背后:农村个体养殖户的困境与出路.jpg

        小龙虾个体养殖户的困境

        巨大的市场需求下,很多原来的小龙虾养殖户纷纷扩大养殖规模,越来越多的个体养殖户也开始入局。市场规模的扩大也相应带来了成本投入的增多,然而,各省政府对小龙虾养殖的资金支持却相对有限。

        根据政府公开信息显示,江苏省2017年的小龙虾经济总产值排名全国第四,达到450亿元,其中养殖业贡献产值74亿元,其余是加工、运输等。而江苏省通过传统金融机构释放的,用于支持小龙虾产业发展的省级财政资金累计才8000余万元,远不能满足养殖户的资金需求。

        而这些有限的资源大部分会倾向那些进行规模化生产的养殖企业,小型养殖企业和农村个体养殖户的生产资金很难得到保障。

        小龙虾属于全年投入型产业,但创造利润却往往只有几个月的时间,即每年4到8月的旺季,而其他时间的成本投入依然不小,那些得不到资金支持的养殖户有时候会因为资金周转的问题得不到及时有效的解决而面临着被市场淘汰的风险。

        蒲真是湖北荆州的一名小龙虾养殖户,从事种植养殖业十几年,承包了160多亩的水塘,想要发展成为鱼、虾、藕一体的综合性种植养殖基地,其中小龙虾贡献了大部分收入。老蒲今年63岁,除了自己干,还雇佣了几名工人帮忙。

        近几年小龙虾市场的不断扩大,老蒲不断调整鱼和虾的养殖比重,现在养的最多的是小龙虾。随着养殖规模越来越大,老蒲不仅能在旺季卖小龙虾,还能卖虾苗,这样老蒲的整个利润周期就被拉长了。

        但小龙虾需要投入的成本也高,每年到起虾的季节,老蒲需要雇佣大量的工人,龙虾的饲养成本也是一笔大的开支,所以在每年小龙虾的旺季,老蒲偶尔会出现资金周转的困难。“我这个年纪银行肯定是不给贷款的,找亲戚朋友借也不好意思开口。”以前遇到资金周转困难时,老蒲尝试过找银行借款,但由于年龄较大且缺乏抵押,最终被拒绝。

        对老蒲这样的农村个体养殖户而言,可以选择的融资渠道无非就是银行、信用社等传统金融机构,或者是民间借贷和熟人借贷。但由于熟人之间很多时候会碍于面子问题难以开口,而民间借贷不仅利率高,还容易误入高利贷的陷阱,引起不必要的纠纷。

        而近几年兴起的互联网新金融服务平台,为解决小龙虾个体养殖户的融资问题提供了一条新的、更高效的途径。

        农村金融的破局者

        积木时代从小微企业信贷服务起家,逐渐拓展到农村金融市场。在积木时代所服务的农户中,借款用途包括农药、化肥、种子、鱼虾苗、牲畜、厂房建设、支付工资等。积木时代的服务对象涵盖了种植户和养殖户,其中在湖北地区,就有部分像老蒲一样的小龙虾养殖户。

        2017年,老蒲准备进一步扩大养殖规模,提高小龙虾的产量,所有的费用除去之后还剩下7万元的缺口,不愿意找亲戚朋友东拼西凑的老蒲,最终在别人的推荐下找到了积木时代位于荆州的门店。“来这里主要是听说我这个年龄也能申请,而且我这笔款要的比较急”,最终通过审核后的老蒲,成功融到了7万元,解决了燃眉之急。

        起初,积木时代的农业金融业务只是针对县城周边地区获取有资金需求的农户。在积累经验后,逐渐拓展服务区域,深入到乡镇、村落地区。目前,积木时代已经在全国15个省份开展涉农业务,累计服务农户信贷规模接近2亿元。

小龙虾火爆的背后:农村个体养殖户的困境与出路1.jpg

        在全国小龙虾养殖产业中,湖北产值过半,是全国小龙虾供应的重要一站,而湖北恰好也是积木时代在全国农村金融版图中的一块。像老蒲这样的农村养殖户,是积木时代这样的农村金融平台想要服务的目标用户。

        为了获取这些有资金周转需求的农户,积木时代采用线下直营门店方式,不接受加盟。目的是能更好地掌握农户需求信息,并从源头上保证服务质量。

        积木时代的目标客户本质上是小B(小B包括小微企业和农村种植养殖农户,但不是农民),这是一个相对空白的市场。在实践中,积木时代的一线信贷员发现,有些农户甚至还没有智能手机,更没有信用卡,征信数据近乎空白。要渗透进这样的市场,前期获客难度很大,需要大量的线下人员踏踏实实地去与农户互动。同时,后期的风险控制也是一项考验。

        “软硬”兼顾的风控壁垒

        老蒲在当地银行从来没有过贷款记录,也不依靠互联网做生意,因此通过线上手段获取信用数据比较困难。在接到老蒲的借款申请后,积木时代的信贷员采用的是上门实地尽调的方式来获取风控数据。

        老蒲带着信贷员参观了自己养殖小龙虾的水塘,提供了自己购买虾饲料的进货单,水塘耗能的水电费单、过往的销售记录以及给工人们发工资的记账本,并与他的上游农资提供商、下游收购小龙虾的供销商和饭店、以及向他采购虾苗的小散农户提供的信息进行比对和验证。信贷员核实这些数据后,还走访了相邻的养殖户,对老蒲的个人诚信、人品、家庭状况等“软信息”也进行了了解,还咨询了老蒲爱人和儿子对于申请借款的意见。

        积木时代采用的这种风控模式,是借鉴了德国的IPC模式,既注重实地尽调,收集客户的财务数据并进行交叉验证,同时也注重对“软”信息的搜集。根据积木时代开展农户信贷的经验,对老蒲这样的农村养殖户,“软”信息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硬”信息,对于农户还款稳定性预测起着关键作用。

        积木时代业务员会参与到从贷前获客、贷中维护和贷后管理的信贷全生命周期。贷中尽调则由至少2名信贷人员执行,由门店负责人以及门店风控负责人组成的审贷会把关,门店最高可达15万元的自主审批权限。在这个额度范围内,可以不用上报总部审核,极大地提升了放款效率,改善了农户体验。

        此外,一线业务人员的激励直接与农户的回款表现挂钩,促使全员风控,这也是积木时代的一大风控特色。

        积木时代发掘的融资需求会通过兄弟公司积木盒子平台面向网贷投资人进行融资募集。借款客户的信息在通过了积木时代实地尽调的第一重风控评估之后,还需要再接受积木盒子获取的线上数据进行第二重评估,经过线上线下两重风控之后,才能经由积木盒子发布融资信息,对接撮合资金。从接洽、尽调、决策、网络撮合到资金到账,积木时代整个服务过程可在两天内完成,资质好的客户甚至当天就可以放款,能很好地满足小生意群体对融资速度的需求。

        除了高效的服务,老蒲这样的农户关注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借款利率。目前,积木时代的资金渠道主要是与积木盒子合作。而积木时代也正在积极接洽其他资金来源。未来,积木时代多元化的资金渠道或将进一步降低综合利率,最终也降低了给农户的利率。

        农村金融这片巨大的蓝海市场仍然有待深耕,虽然征信缺失、客群分散等原因给金融服务下沉带来了阻力,但农户之间的转介绍、复贷率高、欺诈风险小也是一二线城市无法企及的优势。这些正吸引着更多像积木时代一样的新金融机构,金融服务下沉到农村市场前景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