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小龙虾也要保护生态 小龙虾成破坏生态元凶

        生态灾难

  绵延整个红河两岸,海拔2500米的红河梯田,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上最漂亮的景色之一。春天,它是一片片绿色的奇迹;秋天,它是当地群众生活的希望。

  云南省红河州共约有100万亩水稻梯田,已经被承认了特殊的历史价值与文化地位。近十几年来,红河梯田成为世界各地游客流连忘返的风景胜地。当地政府对梯田文化积极宣传,希望将其申请为世界文化遗产项目。

  红河州早在1999年就开始了梯田的第一次申遗工作,曾进入中国申遗预备名单的第一梯队,位列前三。此前,红河梯田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列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同时被国家文物局列入2012-2013年正式申遗候选名单之一。

  然而,一个无意的行为,却给红河梯田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

  大约在2006年,一名经常外出的元阳县水卜龙村村民从邻近的建水县买了一些小龙虾回到村里,放到自家的一个小池子里饲养。这些小龙虾不但顺利地活了下来,而且繁殖得越来越多。由于是外来物种,没有天敌,短短几年间,小龙虾迅速扩散到元阳县6个乡镇35个村的3万多亩梯田里。

  关于元阳梯田小龙虾的来源,还有另一种说法:小龙虾是由在梯田附近开矿的建水老板从市场上买回供民工食用,民工顺手抓几只放在梯田内,想不到几年时间便繁殖到了许多梯田里。

  “根本不需要人管,也不需要喂什么东西,小龙虾就自己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我们也抓来吃,但由于不会做,总觉得不好吃。”村民何万说,“尤其前两年,小龙虾多到无法形容。人往田埂上走,被惊动的小龙虾跑起来把水完全弄浑,什么都看不清楚。一块宽3米、长8米的水田里至少有1000只虾,而且一年到头都有虾可抓。”

  数量庞大的小龙虾破坏了当地的原有生态。除了与原来的鱼类、泥鳅等争夺生存空间,小龙虾还会啃食水稻作物,影响后期的粮食产量。

  最大的危害在于,小龙虾喜欢打洞。于是很多田埂上出现了不计其数深达1米、直径数厘米的洞。这些虾洞不但此起彼伏难以填补,而且会使田里的水漏掉影响水稻种植,甚至会引起田埂松软,严重的会造成塌陷。

        破坏梯田

        云南元阳的哈尼梯田中外闻名,被世界粮农组织列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每年11月到第二年4月,是云南元阳梯田最佳观赏期。但是,这两年元阳的农民却很发愁,因为梯田面临被破坏的危险,而罪魁祸首竟然是许多人都爱吃的小龙虾!原来,前几年,当地一位村民在外面打工时吃到了小龙虾,带回元阳养殖,因为好吃,许多农民纷纷效仿。没想到,小龙虾是打洞高手,把几万亩梯田破坏的千疮百孔,部分田埂被小龙虾蛀空垮塌。红河、元阳政府从2012年起,每年出资110万元购买农药清剿小龙虾。

        小龙虾泛滥危害生态

        作为繁殖力破坏力强的一个外来入侵物种,在某些地方,小龙虾给当地生态已经造成了灾害性破坏。如在我国四川、江苏、浙江等地,小龙虾比较猖獗,打洞放水、吞食水中生物等,对当地生态环境和农业生产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和破坏。目前,小龙虾已被国家环保总局列入“危害最大的外来物种”之一,而且“一旦入侵,就很难控制”。

        在四川、江苏、山东等地,作为美味的小龙虾泛滥成灾,已经成为麻烦的制造者。近日,有市民反映,在我市一些河沟、泥塘内,也发现了小龙虾,最多时一天能捕捞上百斤。

        昆明政府围剿小龙虾

        昆明政府围剿小龙虾 防止小龙虾泛滥成灾破坏生态, 吃货们青睐的小龙虾,从滇池保护的角度说,并不受待见:作为外来强势物种,它繁殖速度快,成为了“生态杀手”。此外,食用小龙虾有诸多健康隐患。为此,全昆明都将小龙虾纳入了防控范围,2013年至今,昆明各区县按照昆明市统一部署和安排,捕捞小龙虾10多吨,小龙虾不再泛滥成灾。

        台湾北部湿地遭小龙虾入侵

        台湾“中央社”报道,新北市金山区最近遭外来种克氏原螯虾(小龙虾)入侵,因繁殖数量很快,生态工法发展基金会副执行长邱铭源说:“实在太可怕了。”
  清水湿地位于清水溪、西势溪、磺溪的出海口,占地约100公顷,是台湾最北的最大湿地,由生态工法基金会认养。
  副执行长邱铭源表示,昨天会同农友赖清松在清水湿地整理时,在茭白笋田随机装设的虾笼中,全部捕获克氏原螯虾,这些虾笼陷阱里,完全没有放饵料。
  初步分析应是宠物饲主弃养后,因建立种群的速度极快,在湿地大量繁殖。洪姓民众说,以前住新北市淡水区,屋前稻田的田埂都是螯虾打的洞。赖清松表示,稻田旁的田埂,经常遭螯虾破坏,让水田漏水。